快捷搜索:

是说其人是文丑的人吗可如今呢又是个什么情况

   马超对两人一笑,“福达、子敬,你们辛苦!不是二位的话,我军却是还不得进城啊!”
 
    崔安倒是不怎么太会说话,所以他没扯那些虚的,但是孟达显然比他会说多了,所以他忙说道:“主公,这都多亏了两位先生的奇谋,要不是他们,这我军也不会这么快夺取零阳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心说孟达你倒是挺会说话,这算是谦虚了一下,还顺带讨好了郭嘉和费祎两人。哪怕费祎此时没在这儿,但是你这话,他肯定是能听说的。还真别说,你这一句话讨好两个人,真是打得好主意啊。
 
    不过对此,马超只是稍微想了一下而已,不过他也是说道:“不错,子敬所说不错!奉孝和文伟,确实是居功至伟!不过你们也不差,没有福达和你还有伯瞻的话,我军也不会把文聘给赶出零阳!”
 
    马超此时也是顺水推舟,这样儿的机会,他自然也不会不利用一下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马超对众人说道;“各位,今夜咱们大胜,咱们都进城吧!”
 
    “诺!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众人跟着自己主公一起进城了,之后马超也没多说,就是让他们在今夜严加防范,以防魏延,然后就打发走了众人。
 
    魏延大营处,探马再次前来禀报:“报将军,是文将军带兵从城内杀出,不过如今,如今却是兵败退走了!”
 
    什么?一听探马这话,魏延是坐不住了,直接就站了起来,本来这个时候他都要休息了,但就是因为马超凉州军大营的事儿,让他睡不安心,所以他不等着事实查清,他肯定不会休息的。结果最后魏延所听到的,却是这么一个结果,算得上是晴天霹雳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对他来说,自己来做什么来了,可这如今的结果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自己主公让自己来救援零阳,说白了,就是让自己拖延马超凉州军大军速度,可如今这是个什么情况?如今便是,自己带兵来了,不过是按兵不动,以为这两日就能和凉州军对上,可却还没等自己行动,这零阳就丢了?
 
    是啊,虽说如今探马还没来禀报说零阳丢了,可这结果,魏延稍微一想就知道啊,还用多说吗。
 
    果然,就在这个时候,又一个探马来报,“报将军,不好了,大事不好!”
 
    魏延叹了口气,“零阳丢了吧!”
 
    探马微微一愣,然后便说道:“确实如此,凉州军赚开城门,零阳,失守!”
 
    魏延用脚踢翻了桌案,恨声说道:“文聘,文仲业,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,可还是这么快就丢了零阳!真是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’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也难怪魏延他如此,他都不管心文聘如何了,哪怕其人身死,也难消他这心头的怨恨。
 
    就因为其人,结果让自己也算是失败了,还想拖延马超吗?怎么去拖延人家,人家都破了零阳?魏延还没自大认为,这自己八千人就能把零阳给夺回来,要真是那样儿的话就好了。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,所以他确实是怨恨文聘,如果不是他的话,还能有这么些事儿吗?
 
    不过魏延也都明白,都知道,这如今事儿出都出完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,说什么都没有用了,与其那样儿的话,还不如自己想想,到底要如何?下一步要怎么样儿?
 
    这自己主公让自己来拖延,这自己没成功,可也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啊,如果如此的话,让人怎么看待自己。是不是怕了马超了?之前来的时候,还信誓旦旦地说,一定不负主公所望,可如今的结果呢……
 
    对此,魏延知道,自己必须要做点儿什么,给自己主公交待,要不然的话,自己有什么脸面回辰阳。
 
   
 
    魏延先把两个探马打发走,让他们密切注意凉州军大营的情况。不过他也是得到了另一个消息,那就是马超已经是带着一部分进了零阳,所以如今的凉州军大营,却是要比平时的人马,少了一些,所以这个,是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呢?
 
    人少了,肯定比人多的时候强,对自己来说。而且马超可是带走了好几个武将,这时候他们大营里,应该是没谁了吧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
第五一八章 魏文长被逼袭营
 
    所以魏延觉得,这就是机会,只是自己到底要如何行事,这却也是个问题。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而且对于这事儿,自己还没个人商讨,就自己一个人来的这儿,让自己找谁说去?所以对于这个,他也只能是自己去想,别人都帮不上忙。或者说,根本也没有其他人啊。
 
    想了一会儿后,魏延有了主意,心说,就如此做吧,这样儿的话,自己以后也好能对自己主公交代啊。
 
    当时辰已经快到寅时的时候,魏延是点兵七千,带着这些人马,奔向了凉州军大营。他之前没有轻举妄动,他认为自己要是带兵去的话,人家估计都有防范,所以自己还是不去为好。
 
    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他认为寅时应该算得上是最好的时辰。毕竟这之前自己没动兵,那么他们凉州军的人就会认为自己不会出兵了,那么自己这时候出兵,就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,如此,自己不占优势了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并且他凉州军的士卒,之前是刚大战完,己方士卒却是没有,算是以逸待劳,因此,还是自己占优势,这样儿一来,虽说不指望着大胜马超凉州军,但估计也能让他们焦头烂额了吧。
 
    这就是魏延的想法,还别说,确实是有些道理的。如果他所想真实现了的话,那么确实,虽说不至于把凉州军给如何如何。但是吓唬马超一下,还是很可能的。可他终究还是有些想当然两人。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他这可就要吃亏啊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的魏延。显然他是没去想这些,他就想,自己到底如何才能给自己主公交待。那就只有给马超他们点儿颜色看看,让他们知道一下己方汉军的厉害。[求书网qiushu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如此的话,自己也是能向自己主公交差了。
 
    文聘的事儿,不在自己,所以自己肯定不会承担什么责任。可要是自己连动手都没和凉州军动手,那么这便是自己的事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说魏延他看的其实还是很清楚的,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。不该做什么,就这样儿。
 
    因此,在这时候,他终于是出兵了。也可以说,他是被逼无奈,没有办法了,是不得不出兵。要不本来以他的想法,是挺好,可结果。却是不好。魏延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自己还没有什么动作呢,文聘就已经把零阳给丢了。那么大的一个零阳,说丢就丢了。这还能说什么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 
    现在就算是文聘站在他面前,他给其人千八百刀。也消不了他心里的怨了,这可真是。魏延心情,无法形容。他不得不说。自己憋屈啊,憋屈得不行,如果不是因为文聘,这能有今夜自己去兵行险招的事儿吗,这说起来,都怪他啊,其人是难辞其咎。
 
    反正魏延是把这些都归咎到文聘的头上了,如果对方知道了的话,肯定要大呼冤枉。毕竟他也是不想这样儿,而且说起来,这郭嘉的计,和魏延可是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是文聘还不知道,要不该是他去如何去怨恨魏延了,不过知道这个时候,在逃跑中的文聘也不知道,到底是谁领军来零阳了。
 
    不过那个范强,却是实实在在的,不是说其人是文丑的人吗,可如今呢,又是个什么情况?这文聘却是不得不去多想想,己方的人,居然是叛变了,给敌军做事儿,真是让自己防不胜防啊!
 
    说起范强,其实当马超带着人马进了零阳后,范强也是混进去了。毕竟一身凉州军士卒的衣物,那还是很好找的,因此这事儿都不费劲。
 
    等到马超打发走了众人后,范强是特意去找了郭嘉。郭嘉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在之后,他和自己主公说了几句,然后他才走。而这时候,他是碰到了范强。
 
    范强不敢直接去找郭嘉,他只能是在隐蔽处叫他,“先生,先生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真是害怕,怕郭嘉一嗓子把凉州军士卒给召来,那样儿的话,自己估计一会儿就得被分尸。说起来他是混了进来不假,可这混进来和敢去面对面找郭嘉,见其人,这却是不同的情况啊。如果他范强有那个胆量,那么大本事的话,也不至于是落魄成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确实,所谓是“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”,如果他范强拼了,把郭嘉直接给制住的话,那么他未尝就不能被其人高看一眼,以后没准还能有个好出路。但是就因为他这样儿,所以基本也没谁能高看他一眼,心里其实都很不屑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郭嘉就他一个人,周围什么人都没有,要说制住他这么一个文士,他的武艺还是手到擒来的,但是范强就是不敢,所以也只能是用这下策,亲自低声喊郭嘉了。
 
    郭嘉听到有人叫他,虽说不是叫他名也不是表字,可这费祎没在这儿,那被称为先生的,也就只有自己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走近一看,说道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范强一听,心说你郭嘉可真是“贵人多忘事”啊,这才多久没见自己,就不认识了?他肯定不会认为郭嘉不认识他了,但范强却还是说道:“先生,是小的,是小的啊!”
 
    郭嘉看范强这副嘴脸,他就说不出来的厌恶。如果己方要是有这样儿人的话,那么没准哪一日,对方也得给己方来一个叛变,直接给敌军利用,或者就帮着敌军去了。
 
    不过哪怕郭嘉是厌恶其人不错,可他却还是问道:“范强你是说解药的事儿?”
 
    范强点头如捣蒜,“是啊!先生,您看这”
 
    郭嘉微微点头,“好,你跟我来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范强听了郭嘉的话,那顿时就如打了鸡血似的。确实,知道自己小命有救了,他还能不这样儿吗,说起来他这冒着生命危险,干了那么多事儿,为了什么,还不就是为了这个。如今听了郭嘉的话,哪怕是夜晚,可他马上就来了精神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微微点头,“你跟着我走就行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郭嘉心里有底,范强不敢对他如何,不敢动他。一是因为其人的性格,二,也是最为重要的,是自己手里有解药,他要是把自己给如何了,那么解药给弄没了,那么他不就得等死了。至于说胁迫自己,让自己马上交出解药来,这事儿郭嘉可不认为范强能做得出来。
 
    性格是一个原因,可还有一个,那就是,其人害怕,而且怕得不行。他怕自己把凉州军给召来,要真如此的话,是个范强,也白搭!
 
    所以郭嘉心里有底,因此他不怕范强如何,如果真要是他敢如何的话,自己还真是高看他一眼,可其人怎么样儿,自己经过之前的接触,还有刚才的对话,算是了解不少了。就他一个人,什么事儿也成不了,不过如果他旁边还有人和他一起做事儿的话,那可就不一定会如何了。两个人,那么能做出来的事儿,就要多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