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些不适了可惜他

他确实是相信了,是一点儿都没有怀疑什么。因为这个时候,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些不适了。可惜他不是马超,要不然的话他肯定知道,什么叫做心理作用,这这位心理作用还来得挺快,一下就感到腹部不适了,还真是挺配合郭嘉的。
 
    郭嘉和费祎,此时郭嘉倒是没说话,而是让给费祎说了,只听他说道:“我们需要你去给我们办一件事儿,办成的话,自然是可以得到解药。可要是不成,那么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费祎和郭嘉在心里说着,不成的话,估计你肯定要死在零阳,不过不是中毒,而是被文聘给杀了。’
 
    然后费祎就给信使讲了一下他们需要其人去做的,信使没办法,只能是无奈点头同意。因为是魏延不告诉他事实在先,然后又被俘虏了,最后又中毒受制于人,所以他不得不同意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他也不傻,知道自己不同意的下场,那很可能就是马上身死,被人给咔嚓了。至于说对方给自己吃毒药,无非就是想控制自己而已,所以自己为了活命,自然还是选择合作,反正自己对这汉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归属感,所以哪怕背叛了他们,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 
    最后费祎都说完后,便问道:“如此,你知道该如何去做了吧?”
 
    因为对方已经选择了和己方合作,因此费祎便如此问了,信使连连点头,“是,知道了!还请先生放心,就算为了自己,在下也得完成好任务!”
 
    郭嘉和费祎两人点头,心说这个信使还挺识时务的,就是大脑不是那么聪明。不过也难怪,就是换成其他人,估计也得这样儿吧,毕竟不是谁都会去怀疑什么的。
 
    郭嘉把早已准备好的书信,交给了信使,“拿着,等到入夜后,你便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郭嘉一笑,“想活命,就得骗过文聘才行!要不然,你也知道后果。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去告密,不过最后如何,你都懂的!”
 
    信使是直冒冷汗,心说我敢告密吗,如果能骗过文聘,我确实还能活。可要是骗不过,或者直接告密了,我就得真死了。被文聘发现的话,他肯定要杀自己,可要是告密,就算他不杀我,但是那什么断肠丸呢?
 
    郭嘉一看对方这样儿,他是放心了,除非是被文聘识破,要不然的话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。毕竟这位还是很在乎自己小命的,是啊,有几个不在乎的呢,因此他肯定会尽心尽力,尽全力为己方做事,就是为了能拿到解药。
 
    不过信使还问了一句,“先生,这文聘要是中计了,可在下怎么能得到解药啊?”
 
    郭嘉一笑,“这个简单,到时候文聘中计,自然要带兵出城,你就趁机也出来不就完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方一听,眼前一亮,心说也是啊,这自己三日内只要来找郭嘉他们就行了嘛。
 
 
第五一〇章 入零阳得见守将
 
    时辰不算早了,但是文聘依旧没有休息。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这绝对不是他就不想休息,主要是他不能,也不敢,不可以去休息。而且如今这个形势,也让他担心顾虑不少,所以不说是每夜都失眠,可却也差不多少了。
 
    就在文聘准备躺到榻上的时候,就听士卒来报,“报将军,有我援军信使求见!”
 
    什么?文聘一听,是赶紧站了起来,问道:“果真如此?”
 
    “回将军,确实如此!来人自称是援军信使,奉了他们将军的命令从外潜进来的!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便说道:“把人带过来,我亲自一问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下去了,文聘此时此刻,他更是睡意皆无,毕竟这个援军的信使,绝对不是小事儿,所以自己不可能不看重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有了其人到来,这自己就能知道援军的具体情况了。而且既然对方说是信使,那么肯定是带来了援军主将的书信,所以这对自己来说,确实是非常重要,太重要了。
 
    当然了,文聘不是没有想过,这会不会是凉州军之计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但是这却还得是自己亲自见到信使后,亲自问过他之后,那才行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,士卒便带着那信使来了。要说这信使这时候。是在心里暗骂好几个人,第一个就是魏延,如果不是他没告诉自己事实的话。自己何至于落到这种地步。而且分明他知道这事儿很大可能要完,所以自己就是个弃子。因此他最痛恨的,绝对不是马超、郭嘉他们,而就是魏延,毕竟盐从哪儿咸,醋打哪儿酸,“冤有头。债有主”啊,魏延是首当其冲。
 
    其次就是马超、郭嘉他们了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因为前者是给他吓得不行,后者更是毒药都用上了,让自己是痛苦不堪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他一看文聘。也是恨上
    因此他是一笑,“不知道你是何方人氏?”
 
    信使一笑。他知道,这文聘刚来,不问他其他的,就问这个,显然是不相信自己。但是对于这个,那太简单了。自己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荆州人,难道还怕问什么吗?
 
    “回将军的话。小的是江陵人!”
 
    文聘点头,然后继续问道:“我记得江陵有个大佛寺,以前我倒是总去,不知道你去过没有?”
 
   
 
    信使闻言是心中暗笑,说道:“将军许是记错了,江陵可没有什么大佛寺,倒是有个小道观,全名就叫小道观,不知道将军知道不知道?”
 
    对于这事儿,文聘他还能不知道吗,因此他是一笑,心说行,不管真假,至少这对江陵的了解,却是没错。
 
    之后文聘问道:“不知道你们将军是何人啊?”
 
    信使说道:“是文将军!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心说原来是文丑!不过不对吧,这文丑不是在酉阳守城吗,怎么跑到这儿来了?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在里,他倒是没太怀疑,毕竟这文丑在酉阳,连凉州军都知道,所以凉州军派人来,不可能说是文丑带着援军来吧,这事儿可能吗?
 
    所以文聘先入为主,认为这事儿不可能,可他却是忘了,这郭嘉这人的性格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对付文聘这样儿的人,就是要反其道而行,在郭嘉刚说出来自己的计策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凉州军的将领提出疑问。毕竟文丑在酉阳,你说是文丑带援军来了,这事儿文聘能相信?
 
    结果郭嘉便是一笑,说道:“就说是文丑其人亲自来,他文聘才会更见坚信不移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己方一样儿知道文丑在酉阳,所以己方不会拿着其人来说事儿,但是我军就要反其道而行,让其中计!”
 
    最后众人觉得,这文聘还真可能中计,只要他真是郭嘉所想这样儿,他就不可能不中计。结果如今来看,郭嘉所考虑的还真对,这不他已经要入彀了吗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